选择页面

一位法国交响乐团首席的诞生        他叫做王英男,一听名字就很帅气,的确如此,24岁的他不但有着一张斯文帅气的外表,更具备一名音乐人所独有的艺术气息。现居巴黎,常任巴黎Ostinato交响乐团首席职位,并同时就读于巴黎高等师范音乐学院师从法国著名单簧管演奏家,教育家Guy Deplus先生。他出生在一个有着良好教育和音乐氛围的家庭里,父亲在年轻时就是一名单簧管教师,至今仍在音乐文化界内担任高职位的工作,他也是因为父亲而爱上了单簧管,从而一发不可收了。

2004年考入深圳艺术学校并于2006年以优秀生成绩毕业,师从国内著名单簧管教育家陶然老师,有着对音乐艺术更高追求的他,同年毕业时毅然选择奔赴欧洲去学习真正的西方音乐,最后选定了这个拥有丰富的文化艺术底蕴的浪漫国度——法国,继续深造学习,继续追逐着自己的音乐梦想!

       2006年时,他被当时在中国直接面试招生的圣艾蒂安国立音乐学院直接录取,之后开始专业的音乐学习,就在短短2年这样一个不可思议的时间里,他居然直接通过法国音乐专业的“金牌”考试,之后顺利取得DEM的音乐专业文凭,这对于一个法国人来说都是一个很难获得的音乐文凭。但是之后他在音乐发展的决定却让很多人难以理解!

一位法国交响乐团首席的诞生      2008年时,他背着家人的反对,没有继续去学院读书,反而奔赴巴黎,选择跟随当时巴黎歌剧院的首席音乐大师bruno martinez继续深造学习,同样在短短2年的时间里,他的音乐技能和音乐造诣得到了很大的提高,但由于是自己的决定,家人并不支持,所以他只能边打工维持自己的生活边继续跟随大师学习,我曾以为学音乐的人家境都很不错,怎么可能吃打工的那种苦头,他很真诚的说:“打工是蛮辛苦的,但这同样是对意志的一种锻炼,想在音乐的道路上走的更深更远,意志的磨练是很必要的”。我又问他:“为何拿到了DEM的文凭,不回国呢,很多人不就是为了这个文凭么?”这时他很感慨的和我说:“很幸运当时自己选择了跟随那边大师单独的学习,而不是只拿到一个文凭就回国发展,在法国的音乐人来说DEM这个文凭,只不过是刚刚跨进音乐领域的第一步而已,距离成为真正的音乐家和了解西方音乐的精髓还早的很呢!”我想这也许就是为何世界级的音乐大师都是产自于西方,那些人人所知的曲子都诞生于此地,对音乐技能不断的孜孜探索,对音乐梦想的不断追寻,而不仅仅是为了一纸文凭,就决断了自己的音乐天赋。(细数他的音乐历程:在法期间曾师从法国圣埃蒂安歌剧院超级首席,Mr.Bernard Gaviot-Blanc,法国圣埃蒂安现代交响乐团超级首席,Mr.Herve Cligne,法国里昂国家交响乐团第一首席,Mr.Robert Bianciottoe,法国巴黎国家歌剧院第一首席,Mr.Bruno Martinez;在法期间07年担任圣埃蒂安音乐学院交响乐团超级首席,08年考入里昂青年交响乐团,担任里昂国家青年交响乐团超级首席,成为首位考入里昂青年交响乐团的中国单簧管演奏员,同年受邀法国圣埃蒂安歌剧院担任首席,09年考入法国巴黎著名交响乐团Ostinato,担任首席职位至今;曾与Marcello Panni, Jean-Luc Tingaud, James Blair, Michel Piquemal, Christophe Talmont, Jose Antonio Montano等著名指挥家合作.演出足迹遍布于法国圣埃蒂安歌剧院、法国里昂国家大剧院、法国巴黎国家歌剧院,法国巴黎Pleyel音乐厅、法国普罗旺斯国家大剧院等。)

一位法国交响乐团首席的诞生

2010年,他为了追求更高的音乐艺术和一份更高的荣誉,在多方的咨询下,最后选择了巴黎高等师范音乐学院,这所在巴黎音乐界内知名的学府,我问他;“为何会选择这所院校,它只是一所私立的音乐院校而已啊!”“是的,这的确是一所私立院校,可能在国内人的眼中,总习惯的认为私立的院校肯定是很一般,不是正规的,但在法国,由于教学体制本身不同的因素,真正可以学到和能够学以致用的学校都是一些在业界内非常出名的私立院校,这些院校的最初创立者本身就是在音乐界内出名的大师级著名的钢琴家Alfred Cortot先生与他的伙伴 Auguste Mangeot,另外学校的教师都是专门高新聘请知名的音乐大师执教,例如Pablo Casals, Nadia Boulanger, Wanda Landowska等等,教师的年纪平均在50-60之间,而我现在专业老师曾是我上面提起的巴黎歌剧院的首席音乐大师bruno martinez的老师,像这样的音乐大师都会来这所学校执教,是我当时所意想不到的,另外这所学校在亚洲,特别是韩国、日本,甚至于国内音乐界内都享受非常高的知名度,国内的很多高等院校的老师来此进修过,也许很多国内的学生还并不是听说过这所院校,但像我的父亲和他周围音乐界内的大师都很推崇我来这所学校继续进修,如果很幸运的可以毕业,我将获得的不单是一个文凭,而是一个很高的荣誉和知名度!这对于一个学音乐的人来说,将是最大的财富!”这时我才真正了解到这所学校的真正魅力所在!

       在采访最后的时刻,我问了他今后的音乐发展,有什么期待和想法,他说目前对音乐技能的掌握基本已经达到一定的程度,接下来自己更希望从事教学这方面,希望可以把这么多年在法国所学习和领悟到的音乐艺术带回到中国,让更多对音乐有梦想的孩子可以更早更真实的了解西方音乐和西方的文化,但对于自己的音乐道路,他说还长着呢,在音乐这个领域自己还远远不够!